中國張掖網
只擅长赚钱
微信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

您當前的位置 : 中國張掖網 >> 印象 >> 木塔風鈴 時光里的她 來源:中國張掖網    0 人參與互動 2019年04月04日 16:55

  “清明時節雨紛紛,路上行人欲斷魂?!币郧罢n堂上學到這首詩時,總是不太理解,是多么深切的悲傷,能讓人傷心欲絕?直到外婆突然逝去,那巨大的悲痛壓到我喘不過氣來,像是有人狠狠抓著心臟,我才明白,這世上真的有這樣深重的悲傷,它似乎會隨著時間慢慢消散,但其實,它扎根在你心里。不經意的一句話,不經意的一個場景,都能讓它發芽生長,然后思念成殤。

  外婆啊,我真的很想她。

  小時候,幾乎每個寒暑假都是在外婆家度過的,有表哥和我一起玩,外婆還很寵我,她會給我做好吃的,給我零花錢讓我買零食,她不管我和哥哥玩到幾點,只是到飯點的時候,會一聲一聲喚我們回家吃飯。那應該是我最快樂的日子了。后來慢慢長大,外婆慢慢衰老,和她在一起的時間也越來越少,只能偶爾去看望她。但即使這樣,外婆還是會很高興,張羅著給我們做好吃的,還總是說謝謝我們去看她。你看我的外婆,她總是這么彬彬有禮,讓我到現在想她起來,滿滿都是懊悔。

  有一次大學放暑假,外婆摔倒在院子里,本來就不靈便的腿更是無法走路,媽媽讓我去照顧她。那段時間,外婆不停地說謝謝我,我是她的孫女呀,照顧她是應該的呀,謝謝我什么呢?那時候她腿腳不方便,只能坐在休息,沒有什么娛樂方式,總是絮絮叨叨和我聊天,可我不耐煩,不愛聽她老掉牙的故事,應答地很敷衍。漸漸地,外婆就不常說話了。再后來,假期結束我去上學的時候,看著瘦弱的外婆,我忽然伸手抱了抱她,“外婆,你要好好的?!蹦鞘俏液屯馄诺淖詈笠淮螕肀?。

  去年八月份,外婆說很想念我,于是周末去看她。當時她想讓我和她住一晚上,可我不知抽什么瘋,非要回家,待了一下午,就回家了。走的時候,她仍像以前很多次一樣,站在門口的小路上,沖我揮手:“那快回去吧,路上小心,到家了給我打個電話?!泵看巫叩臅r候,她總是會說這句話,可那次,是她對我說的最后一句話。

  那是我最后一次見她。

  外婆啊,真的對不起她,如果早知道,她會悄悄離開,我一定在每次見面的時候,都飛奔過去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,我一定拉著她說上十天十夜的話,我一定多陪陪她。

  我的外婆,她出生在1939年,她是一個很普通的農村婦女,她育有兩子四女,她做的飯特別香。我最愛喝她熬得雞蛋湯,最愛吃她做的土豆燒肉。她總是坐在炕上靠窗的那一邊,曬著太陽,瞇著眼給兒女們繡一雙雙的鞋墊。她總是豎著耳朵聽大門口的動靜,若是聽見屬于兒女們的腳步聲,她就笑的瞇起眼來,“你來啦,快坐下!”。她總是告訴我要誠信守禮,她的心中滿是感恩,“謝謝”是她的口頭禪。她信佛,每天總會早早起床,打開佛機,在靜謐的佛教音樂中,虔誠地上一炷香。她總是叮囑我們,門口賣菜的叔叔來的時候,要提醒她,她好去買點菜給我們做飯。她身體不好,總是有一大堆的藥要吃,但屋子里,總是干凈而明亮。她總是絮絮叨叨,越老卻越像個任性的小孩子,可我們都沒什么耐心好好哄哄她,似乎忘了,小時候任性的我們,也是她溫柔地哄著的。后來病重的時候,晚上睡覺她總是呼吸困難,只能整夜整夜地坐著打盹。她總是對兒女們滿懷歉意:“對不起啊,母親的病,連累你們了?!?018年9月4日,她永遠離開了我們,享年80歲。我也永遠記得她出殯的那個清晨,陽光清冽而美好,但我的外婆啊,再也看不到那么美的清晨。

  不過沒關系,我們每一個親人,都是她生命的延續。我們每一個有關她的記憶,都是她人生的勛章。每次想起她來,心口會疼,但卻愉快而歡暢。(陳彩霞)

 

 

編輯: 張玉茹

最新相關新聞

張掖網絡警
察報警平臺

公共信息安
全網絡監察

經營性網站
備案信息

不良信息
舉報中心

甘肅省精神
文明建設網